這是我第一次看現場演出的現代戲劇表演。

原本以為我的首次體驗是看之後早已先行早鳥優惠訂好票券的另一場文學劇場,

沒想到偶然在衛武營的月刊資訊裡偶然瞥見這場表演,

於是在最後一刻裡萬幸搶到這場次表演的最後兩張票,現在想起來還是驚險萬分:P

 

4/5(五)的pm07:30,在高雄衛武營藝術文化中心的281展演場裡,

我第一次觀看描述與刻劃關於同性間的情感,那份愛情為主軸的特殊題材。

說雖說是特殊,但是我覺得同性之間的愛情就像異性之間的愛慾那樣自然,

情感是一樣的,並不因為性別而有所差異。  所以我支持同性婚姻合法XD(咳,題外話)

在清明春假的那幾天裡,天氣總是飄著雨,斷斷續續,

夜裡演出的時候更是轉為雷雨,傾盆轟隆,聲勢之威因劇場為既有建築空間的再使用

保留了原先的語彙,而讓聲響毫無保留地加入演出之中, 

導致了在欣賞演出的時候稍微影響了音效的部份,某些台詞我無法聆聽清楚>"<

 

 

故事的敘述跟簡概提要在官方Blog裡都有,在此不再贅述。

場景發生在一個封閉的場域裡,在只有男人同性的地方,

出自於內心的孤寂,還是莫名的情愫?

對於母親女性的陰影與厭惡父權的強勢,本能的畏懼卻又憧憬溫柔;

幾句關心的問候與關照,

寶鴻跟輔導長之間的情感彷彿在似有若無間悄然情生,

然後在狠狠觸發某一點之後迸出燃燒。

 

我相信同性之間除了情慾之外,不會只剩下肉體的歡愉,一定還會有些什麼。

在過程的手法處理上因為導演使用冷調的手法處理,

這是一種參與實驗的過程,

所以要求入場的觀眾穿著白衣(全身素白會更好)。

但私心更喜歡這部份的處理能夠再婉轉些……也許是小女生的心態,

喜歡唯美的醞釀營造勝過直接的肉體歡愉表現,在意境上的曖昧留白反而給予更多的韻味。

 

 

只有兩個人的美好世界裡,原來男人也可以這樣撒嬌可愛,

寶鴻的一舉一動讓我想起這樣的感覺,

無關性別,似乎戀愛中的人們會因為喜歡眼前這個人所以掏心挖肺地挖空全副心思,

想盡佔他的所有一切,讓這人只能注視著自己的占有心態,

恨不得一直一直在一起,一分一秒都不想浪費。

 

寶鴻的全傾所有,卻在碰上輔導長的現實而在隱瞞之間跌跌撞撞裡受傷:

封閉的社會意識與婚姻的束縛,成了兩人之上的枷鎖。

輔導長無法坦然面對,對寶鴻說他給不起他所想要的,

這是一種藉口,還是無法面對現實的逃避自我?

彷彿年齡上的差距跟身分上的意識型態都讓曾經的愛轉變為難受與不堪。

努力想挽回的寶鴻和輔導長的對立之間讓我清楚地察覺到,

就算是男人跟男人,在看待事務的處理上,那理性思考的點也不盡完全相同。

 

寶鴻撕心裂肺地大吼,情感上的張力如此強烈到那一瞬間幾乎頻率相同地難受到鼻酸想為之掉淚。

輔導長你知道嗎?

當旁白一頁頁述說著寶鴻的日記的那個自我轉過身面對著你親口述說「我愛你」時,

他的話語是多麼沉著冷靜,無言的哀傷就有多麼心碎。

一切都只是因為 愛你。

 

雪的意象,在寶鴻心裡曾經是美麗的,

卻也因為輔導長而逐漸不再純淨;

染上了血紅之後,為時已晚的真心告白只能徒留唏噓……

輔導長的那句話寶鴻還能聽見嗎?我期望可以。

也只能在心底偷偷期盼著,聊勝於無的自我安慰。

 

 

我們都曾經經歷過那樣純真誠摯的美好情感,

就像雪花飄零尚未落地之前,那樣的美景令人眩目;

但是親手去碰觸過後,雪會因為沾染上手心的溫度而消逝,

而腳印踏過雪地之後再也不能如復從前。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

即便是受傷過的心靈、曾經擁有過的那些愛意,

縱然失去,卻都是人生中的一道風景,

只能擱在心上獨自反覆咀嚼,獨一無二。

 

 

2013螢火蟲劇團《下雪了》官方blog: 

http://summersnow2013.pixnet.net/blo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過往雲煙

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螢火蟲劇團

  • 妳好
    我是《下雪了》導演,韓江
    可以轉貼妳這篇文章至劇團臉書嗎?
    謝謝
  • 韓江導演您好,
    當然可以轉貼,
    這是我的榮幸,
    也謝謝您跟劇團帶給我這份感動與美好。

    於 2013/04/07 10:1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