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沓延宕好久的網誌,終於寫到完成。

 

期待好久的雲門舞集復演封箱之作《九歌》,

在2012的今年裡浩大巡演環台,來到高雄一連三天,在10/12~10/14。

從5月的時候知道這消息就已經心花朵朵盛開,無論如何都想要看!!

超級開心有早鳥優惠8折票可以入手,難得奢侈買了一樓前排1800元的位置,視野超棒啊~(捧頰)

滿心雀躍等待10月的到來ˇ

簡直望穿秋水……

我看的是10/13第二天場次,幾乎座無虛席,

一走進至德堂立刻被台上的荷花給吸引,垂幕上波光粼粼,流水潺潺。

 

這是第一次觀賞《九歌》,

事前並沒有特別做功課,我想第一次憑自己感覺來充分感受雲門的表演,

充滿忐忑與雀躍,在開場前翻了下手上買來的節目單,填填問卷,然後靜待開場。

有智慧型手機的人則是忙著打卡XD

之後,燈光緩緩熄滅,布幕慢慢拉起。

隨著黑幕的拉起,一層投影緩慢浮現出董陽孜大師的丹青筆墨,

還有布景的蓮池意象,應和著舞台前景的荷花水池,開始〈九歌〉的序曲……

 

《楚辭》的〈九歌〉共有11篇,分別是〈東皇太一.迎神曲〉、〈東君〉、〈雲中君〉、〈湘君〉、〈湘夫人〉、

〈大司命〉、〈少司命〉、〈河伯〉、〈山鬼〉、〈國殤〉,最後是〈禮魂.送神曲〉。(默默翻出文學資料XD)

雲門節選部份演出,以下為曲目順序——

 

 

〈迎神〉起舞迎神

音樂/鄒族的迎神曲

 

隨著女巫的現身,瞬間目光全被吸引。

她的姿態蜿蜒卻又激顫充滿力度,隨著眾生的起迎應和,

旅人的過客,時空開始交錯。

 

 

〈東君〉一場豐饒季

音樂/西藏缽樂

 

當布景移轉開闔,侍從服膺於東君的現身,

俯瞰風景的高高在上只能仰望,直到接受女巫及眾生的呼喚請求降靈,緩慢落地。

瞬間眾生的柳條揚高呼喚,激蕩歡騰,

視線不自禁追隨著,

被男神與女巫之間的交流吸引,充滿靈與肉的契合,

彼此呼喚再呼喚,演奏出神聖的盛大祭典。

 

 

〈司命〉一場操控的遊戲

音樂/西藏喇嘛梵唱

 

嘎然而止的肢體扭轉,彷彿絲線一般無法自我地不受控制,

一對對的男女身不由己,宥限於他人的操控,究竟是命運或神祇的惡作劇?

掙扎著想要突破限制,卻是冥冥之中皆有定數。

手提旅行箱的旅人穿越,對照下的自由與受限,就像是餘我獨醒般地飄然離去……

斷了弦似的。

 

 

(中場休息)

中場休息的時候很多觀眾都好奇跑到舞台前去觀看那一排的蓮花水池,

趁機收拾一下方才剛看完的連續性,感覺有點喘不過氣來XD

 

 

〈湘夫人〉江邊絕望的等候

音樂/卑南婦女節慶日吟唱古調、爪哇甘美朗樂

 

一輪圓月下,孤高的黑夜,

侍女緩慢起舞,捧握起手中的花葉敬獻於荷花池畔,

彷彿進行著一場虔誠的請求與期望;

在緩緩的歌舞低吟曲調中,侍女靜候湘夫人的到來。

輕輕柔柔,緩緩在侍者男從的肅穆引導下緩慢出現,湘夫人孤身仰高於眾人之上,

身後一襲薄長白紗,靜默之中帶來沉靜絕美的純潔,還有孤寂。

她緩慢地,在侍女的迎接下落地塵土,降臨凡間。

在荷花池畔前婉轉流連不去,就連侍女都感同身受紛紛安慰,

那樣淒冷孤寂的等待,縱使如同敦煌飛天般翩然起舞的侍女再多的勸慰都揮之不去。

面首戴著象徵神格的面具,冰冷毫無表情卻不能影響她的優美姿態……

當侍女紛紛離去獨留下湘夫人時,當臉上的面具被揭去時,

高貴不能接近只能瞻仰的神祇那一瞬間變得接近黎民百姓,

繽紛多彩了起來。

當女巫的出現,與湘夫人的相合,彷彿傳遞著那心底無法屏棄的期盼,

被神祇所降靈的女巫,承受著湘夫人的悲悽情感,狂亂地舞動她的身軀,

還是寄託了無法傳遞的芸芸眾生?

難以忍受的極度絕望,就算悲吟哀泣得頹倒在荷花池畔,

依然無法宣洩這樣的強烈情感。

 

旅人的路過,可否替湘夫人傳達她的心聲?穿越時空的愛戀能允許傳遞嗎?

抑或是,只能靜靜地在旁注目?

 

面具在女巫傳遞過後,最終又靜靜地被侍女們覆上,回歸主人;

像是方才的絕倒無盡孤寂難以承受般強烈情感都從未發生,

侍從們來了,也該離去。

湘夫人緩慢踏上登高,握住了她的權杖,在眾人簇擁下悄然離去,

徒留下一池荷花,見證了所有的一切……

  

 

〈雲中君〉春日郊遊

音樂/日本雅樂《平調.越天樂》

 

如雲輕煙裊繞,卻又大氣萬分。

慵懶卻又壯志凌雲,自在優柔地舒展著自由的身軀意志,

時而攀高,時而俯仰貼近,

孤高的雲愜意自得,但是絕不會踏地落下。

 

 

〈山鬼〉一張悽慘無言的嘴

音樂/印度笛樂

 

拖沓著沉重的身軀,彷彿糾結又痛苦萬分地掙扎,

背負了多少傷痛情感,而非淡漠無欲的神祇,

在這一瞬間裡彷彿接近人身,體現人性的悲苦痛恨。

 

 

〈國殤〉死亡與新生

音樂/打擊樂、口白、西藏缽樂

 

劍士虎虎生風的劍術姿勢、大刀闊斧精湛流暢的氣勢凌厲,

帶出無雙國士的高風亮節。

 

在女巫的哀痛與無言的祈求下,

在旁白的默誦下,一個又一個跨越時空的英靈與烈士,

超越時間的永恆,這一刻裡我們得以重見,

不論是荊軻屈原,還是秋瑾莫那魯道,

沉默的挺拔屹立,縱使身軀負荷著沉重的枷鎖,依然無法奪取他們所代表的意志。

 

 

〈禮魂〉一場慰靈記

音樂/鄒族送神曲

 

滿天星光下,眾人手捧著火灯,

在肅穆沉靜的樂聲鐘緩步集中,

放下手中的微弱燈火置放於地,然後悄然離去……

人潮川流不息往來絡繹,漸漸地在黑暗中成形,

對應滿天星光,地上映照的是人心的溫暖。

就像是無言的哀歌,回想起台灣這些年來所經歷過的重大傷痛,

不論是二二八白色恐怖事件、九二一大地震,或是莫拉克風災小林村滅村事件,

乾枯已久的空虛心靈需要被安撫,也喚起我們保持沉默已久的情感,

隨著燈火搖曳滿載的那一瞬間情感都被昇華,化作感動與祝福……

 

 

 

結束之後還有讓人興奮的「舞台大揭密」,

舞台總監與我們分享在製作這次演出舞台的過程中充滿許多挑戰與趣味,

包括那一池的活生生荷花在秋季演出與材料的選擇使用、使用林玉山先生的作品《蓮池》作為布幕製作與仔細對位,

還有最後一幕的燈火,手持燈座的製作與特殊材料經過防火處理,

連帶當初海外公演,涉及消防法規與安全所產生的一些小趣事……

 

九歌的節目單我還沒看完,諸多文字的評讚點論彷彿再翻一次就可以重回盛宴……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過往雲煙

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