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羅浩.瑩芷跟汪汪下來高雄遊玩;
身為當地人,當然義不容辭要成為地陪啦~
於是,我跟秀佩,恩慈還有小健健就這麼陪她們玩了三天.
 
三天遊玩的交通工具,是市公車.
借住在秀佩佩家,多少有占了地利之便.
秀佩可是很得意的說,不管哪號公車都能夠搭到家.
(存心要讓恩慈慈生氣,哈~)
 
話說,逛完愛河,我們大夥搭公車回家的路上,
我跟秀佩坐在一起聊天,
不知怎麼的,
居然聊啊聊的,
從捐血居然聊到懼血.
然後秀佩就跟我說,
身為一個女人怎麼可以怕血?
我反駁說為什麼不可以.
秀佩接下來卻說,
這樣那個女的每個月怎麼辦?
 
哈哈,
結果我們兩個居然就此議題
開始天馬行空想像了起來,
擅自在腦海中設定劇情大綱,
害我忍不住想寫...
 
嗯嗯,好像真的很有趣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丹 的頭像

過往雲煙

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