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host in the Shell 攻殼機動隊2INNOCENCE 談論空間觀感 

 

        攻殼機動隊,英文原名為Ghost in the Shell ,意為“軀殼中的靈魂”。

        從『攻殼機動隊』一片裡體現了人類未來世界時代的科技觀感,人類未來與電腦息息相關,肉體不再純粹轉變為尋求與高科技結合、『電子腦化』甚至是『義體化』(肉體進行改造與高科技機械體結合,甚至是全機械化。)當接受腦部電子化後,透過頸後四個接端孔,個人之意識即可與他人進行對談、閱覽資訊,甚至是瀏覽網絡網際之間。然而,這樣好嗎?當腦部進行電子腦化的手術之後,就意味著個人的隱私權不再;透過搜尋或特殊處理,他人隨時可以探尋你腦海中的意識或想法,或許也可以進一步操控你的言行思想、甚至掌握全部。

        當身軀進行義體化,固然可以讓身體機能發揮更完善的生理機能,甚至有更強大的力量、延長生命,也許可以稱之為醫學與科技高度發展後的傑出成果,但當全身都高度機械精密化後,這與我們現在所使用的『機器人』有什麼差別?差別在於,靈魂意識的存在與否?

        Ghost in the Shell 攻殼機動隊2INNOCENCE 裡,導演押井 守針對這一值得深思的議題進行了探討:當原先被基於製造出來使用為服務人類或是進行一些重複性高而單調的工作的機器人,若是擁有了自我意識之後,這樣還能夠單純的被稱為『人偶』嗎?與現今普遍接受電子腦化手術後的人類,這兩者之間又有什麼差別?

        主角巴特,隸屬於政府機構公安九課,奉命調查近日因人偶機器人連續殺人事件,聯想到多年前素子失蹤前所遭遇的相似案件,從而發現了一樁商業競爭之間不為人知的陰謀與秘密、帶出了一個違法案件的調查……

 

        從片頭一開始所呈現的畫面,敘述了關於機器人人偶的製造誕生過程。從卵子受精分裂為細胞核開始,到身軀的形成、軀幹與組織脊椎的組構結合……從身體的結構到最後的組裝完成,睜開眼睛完成『啟動』手續的那一整個過程,配合音樂『傀儡謡ー怨恨みて散る』的氛圍,感受到一整個既恐佈卻又奇妙詭譎的神秘,似乎跨越音樂所直覺傳達給予的恐怖淒厲感受之後,所能到達的無限空間感。即使是細微的軀體組織一部份,也能體現出空間、用身體去感受那SPACE的存在感,是真實的。

        那麼,跨越了那一瞬間的恐怖之後,你所感覺到的究竟是真實還是虛假?那個似真卻非人的人偶,究竟是不是可以稱之為『人』?

 

        在追查案情的過程中,巴特與德古沙踏上了一處因長久工業革命以來高速科技發展而形成廢墟化犯罪與藏匿的法律三不管真空地帶,調查有關非法公司營利的實際內幕。從直昇機在高空上俯視整個巨大建築群,因為日光的照射通過空氣中的塵埃產生折射,整棟建築物群體在視覺上產生一種不確切、渺茫的虛幻感。

        在城鎮之中相遇的集會神行,一場熱鬧的廟會出巡祭典;因為我們是台灣人所以會對畫面中所呈現的視覺效果產生共鳴,對裡面所呈現的神祇、八家將等等,這些都會勾起我們兒時的童年回憶,回想起過去所經歷的空間記憶、在那空間裡呈現了當時怎樣的氣氛。(據說押井 守導演對這一畫面所呈現的效果確實是取材自台灣廟會。)

        在我們聯想過去所經歷的回憶時,畫面雖然呈現了與過去乍看之下無異的空間感,但細看卻又不大相同:以往我們所經歷的廟會,神祇甚至八家將大多都是由人所扮演的;然而在電影中呈現的,卻是維妙維肖的機器人偶,其動作、神情,甚至不比一個人類所擁有而呈現出來的情感遜色。我想,也許這是導演想藉著這一幕傳達些什麼訊息,諷刺著人類與機器之間的微妙差異性,也許將隨著時間的推轉而消逝、甚至難以再分別?

 

        為了向駭客金探查,巴特跟德古沙來到了金所在的住宅建築。

        整棟建築從外貌上看似是一棟與十六、十八世紀無異的歐式城堡建築,卻建築內部在光影流動穿梭之間有著些許的不同;看似玻璃精緻的透明,呈現了科技與機械高度精密的繁複感,讓人眼花撩亂。當德古沙透過一個製作精細的玻璃小盒窺看,不知不覺地被hack/『駭』而見到彷彿時間不斷重複演出、一在循環方才所發生的時間點事件整個過程,卻又隨著一再重複導致整個結果不同的結局,那整個時間所呈現出來的空間感,是詭譎卻又看似剔透的,宛若人類的神經一般纖細,一扯就斷。

        在觀看與被觀看的同時,究竟是德古沙被愚弄了還是在觀看電影的我們同時也被時間所引導的空間給愚弄了?

 

        最後在巴特潛入洛氏公司尋找犯案的證據,一群群的機器人偶不受控制脫離生產線而暴動起來;相較於一開始犯下殺人案件的相同機種人偶而言,暴動的人偶反而像是無意識的機器人。

        在巴特被圍攻而千鈞一髮之際,守護天使的出現拯救了巴特一命。素子透過衛星的遠端遙控,將意識給植入機器人偶裡協助巴特破案,最後成功拯救出被囚禁的少女,得到關鍵性的犯罪證據,破了案件。

在巴特跟著德古沙回家去接回他的狗時,片尾的最後德古沙的女兒抱著一個娃娃人偶;那雙製作精美而炯炯有神的眼眸深深注視著我們,讓人不由得感到有點毛骨悚然,方才彷彿一切不過是個夢境。是美夢,還是惡夢?

 

        在素子的意識植入人偶之後,不禁要讓人深思:究竟人偶只不過是個無機質的無生命體,植入人類的意識之後,競能夠成為真正的『人類』嗎?還是人類將意識植入機體之後,當人類的原身失去意識之後,還能夠稱為人類嗎?哪一邊才是真實的?素子在意識與無邊的網際網絡融合之後,消失於無形之中,卻又是真實存在的一個鮮明的個體。網路,究竟是虛幻無實的一種形容名詞,還是一種目前我們肉眼所看不見,但是該正是其真實存在的空間?

        這一連串的問題,終將回歸到原先最初押井 守導演所想要探討的、也同時是本片的名字:Ghost in the Shell ,兩者之間的關聯與銜接性,未來人類所將會面臨的可能性,值得我們深思與探討。

 


 
 Ghost in the Shell 2: Innocence
 
生死去來,
棚頭魁儡,
一線斷時,
落落磊磊。
 
我覺得這是敘述了關於魁儡人偶的詩句,
卻又讓人迷惘於當下。
我們生存而為人,其本質的真實是什麼?
 
其實在 Ghost in the Shell 攻殼機動隊這一系列的動畫片裡,
我所感受到的是一種對於未來高科技下的恐懼與迷惘、思索甚至是不確切感。
那樣的個體表現太不分明,
卻又整體即是個體的體現。
那麼,我們究竟該何去何從?當未來假使真的走到了這麼一天的時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丹 的頭像

過往雲煙

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