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存在的女兒---
父親究竟是用著什麼樣的心情,
在親手接生了自己的小女兒後,卻殘忍、彷彿痛定決心般地,
向自己的妻子隱瞞了孩子還存活著的事實?
 
一對雙胞胎,在大雪紛飛的日子裡降臨人世,
哥哥與妹妹卻迎接截然不同的命運;
母親就像是割捨掉靈魂中最為重要的一部分,茫然過日,
不止酗酒、開快車,還有了外遇。
父親沉迷於攝影之中,似乎想要藉由光與影像的交錯之間去尋找著什麼......
感覺妹妹就像是還未離去的鬼魂幽靈一般,
不時在家中出現、四處隨意走動。
保羅一直以來都想要得到父母的注意與認同,
卻這個家庭在不知不覺中變調、走向分崩離析。
 
在醫生的懇求之下,
原先護士卡洛琳˙吉兒答應送走那名自出生即有缺陷、不完整的女嬰,
卻因一時的憐憫、也許是出自於對於大衛的愛慕,
毅然而然決定獨自撫養這孩子;
她遵照了當初諾拉的決定,將女嬰命名為菲比,
為了菲比能夠與一般人一樣在同樣的環境下成長而付出了許多努力、與抗爭,
其愛意遠遠超過了當初只是單純出自於對異性的仰慕,
轉變成為強大的母愛,讓人深深佩服。
 
唐氏症,又稱蒙古症。
生長遲緩,不僅是身體,連帶心智成熟度都遲緩;
外貌都會與常人有些不同,就連生命都會較為短暫。
菲比在艾爾與卡洛琳的關懷呵護下,
與一般的小孩自由呼吸空氣、喜悅於這個世界的一切驚奇發現;
如果當初菲比沒有卡洛琳收養、而是遵從大衛的決定被送到安養之家的話,
她的命運又會完全不同。
這十多年來,大衛一直活在罪惡感之中,
從別的小女孩身上追尋自己女兒成長的蹤影,
對妻子兒子說不出口的真相、無法發洩的苦悶情緒,
即使攝影讓他功成名就,可是卻挽回不了什麼。
 
兩個家庭這十多年來的對比交錯,本以為會就這麼一直持續下去。
直到大衛終於決定對妻子吐露實情,
告訴她其實他們的女兒菲比一直都還活著,活得好好的......
讓人緊張的那一刻,大衛卻猶豫再三,
最後只寫下了『修理好水龍頭、祝妳生日快樂』的紙條。
 
悔恨往往都存在一念之間。
  
...不願意這麼認為,卻在書裡深深體認到無奈與懊悔。
誰能知道大衛寫完紙條後,卻因為慢跑時心臟病發,
什麼都來不及說就離開了人世,將秘密給帶進棺材。
...我想,如果他早知道下一秒就會發生這樣的結果,
也許當下他一定會毫不猶豫地告訴諾拉真相、也許還是依然選擇什麼都不說;
不論如何,直到最後大衛仍然沒有將隱藏在心底的真相說出口,
他只是,默默地用行動來表達他的關愛、對妻子最深而無言的歉意。
多年來一直懊悔著當初的決定、一直想做出補償,
卻總是在最為深切的關懷下傷了最深愛的親人。
...想回到過去、想改變過去,這是一件最深沉的渴望與懊悔、卻也無能為力的結果。
最後,大衛還是只能默默帶著這項祕密,步入棺材連同死亡一起。
在失去意識的那一刻裡,他的心裡是怎麼想的呢?
如今,全都無從得知。
 
諾拉整理大衛的遺物,發現了那驚人數量的、被隱藏的深沉渴望;
一張張不同時期、不同人的女孩、少女,依照不同時期的年齡排列組合起來,
透露出了被一直隱藏在心底的、其實並不是只有諾拉在乎著他們的女兒......
多年來,他們之間彷彿隔上了一道無形的高牆,
彼此之間有著互相想要訴說的話語,卻又無從宣洩;
他們一直都在默默注視著對方,然後錯過彼此坦承以對的機會。
當卡洛琳主動找上諾拉,
告知她其實她的女兒,菲比一直都活著,一直都活得好好的,
而且日子過得很快樂。
被隱藏埋葬了二十多年的祕密如今重見天日,
一陣暈眩突如其來,讓人震驚。
諾拉氣憤大衛,燒了一箱照片卻也改變不了什麼,
就算多年來兩人之間那一道高牆突然消失無蹤、頓時諾拉明白了大衛的,
卻還是挽不回過往的一切。
『過去是改變不了的。』
諾拉不只是對兒子保羅這麼說、同時也是在對自己說,
字裡行間透露出強烈的傷痛與悲哀,讓人無能為力。
 
從一開始"不存在的女兒",到最後成了"不存在於女兒記憶之中",
諾拉跟保羅承受這真相的震撼、重新認識這原先在認定中已經是死去的親人,
如今活生生地出現在眼前,觸碰的到。
一直以為應該要小心翼翼地對待菲比,
這個在他們眼中認定的,殘缺不全的女兒,
但是菲比卻說「我很好,我過得很快樂」;
不同的角度看待這世界,這世界無窮盡地遠大......
雖然早已今非昔比、再也回不到從前,
但他們仍然可以把握當下、珍惜未來相處的每一刻。
失而復得,還有什麼好苛責的。
 
 
...雖然這本書在讀完之後,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是懊悔、是滿足、是空虛、是如願以償,
卻全都是深沉而非淺顯的文字所能表述得清楚的......
這本書深刻地描繪了、讓我真切地感受到,
 
往往一念之間的抉擇,都足以影響未來;
如同蝴蝶振翅一般,下一秒是連鎖效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丹 的頭像

過往雲煙

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