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煩躁。

很無助。

很慌亂。

我還能怎樣?

早就已經知道,遲早會有這麼一天,

卻來的不是時候。

我還不夠成熟,我不知道該怎麼處理。

我尊重所有的決定跟結果,

卻焦躁於於事無補的自己,無能為力。


哭沒有用,光哭也解決不了什麼。

當妳說妳累了的時候,

我就連哭,都哭不出來。


如果一刀下去就可以解決一切所有,該有多好?

是不是一刀下去就可以了結一切,給所有人一個解脫?

 

只是假想現實,真正的傷害它一直還在,

不斷侵蝕已經作爛化膿的傷口,

反覆鮮血淋漓,讓人作嘔。

 

強求下去又能怎樣呢?

繼續虛偽地假裝一切都很好,

然而事實卻是一直有個心結在那裡,

就連最初的一丁點愛意,都摸索不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丹 的頭像

過往雲煙

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